行业信息

    《大众日报》:自主创新赢得全球海工话语权  日期:2018-07-16

      从“来图加工”到跻身行业第一梯队,中集来福士用10年走过了欧美40年的路

      湛蓝深海,“蓝鲸1号”钻井平台巍峨伫立。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烟台基地考察,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党委书记、CEO兼总裁王建中向总书记汇报了这一大国重器的实力:去年在南海成功试采出可燃冰,持续60天,创造了产气时长和总量的世界纪录,其间还经历了12级台风的袭击,但托举可燃冰试采一秒都没有停顿。 

      拥有如此优越性能的“蓝鲸1号”,从基础设计到建造、交付都由中集来福士完成。和大飞机、高铁类似,钻井平台的核心能力不仅体现在自主知识产权上,也体现在总装集成上。“蓝鲸1号”拥有2.7万台设备、4万多根管路、5万多个质量完工报验点,电缆拉放长度120万米,相当于北京到上海的距离,要把这些集成在117米长的平台里,复杂程度可想而知。 

      而作为钻井平台核心的钻井系统,在“蓝鲸1号”之前几乎全部依赖进口。项目经理马振华算了一笔账:“蓝鲸1号”的成本是7亿美元,一个钻井系统就占到40%左右,这也就意味着要花费将近3亿美元从国外采购。这让中集来福士感受到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而在此前的另一个项目中,一个小小的螺栓耽误了两个多月的建造周期,原因是这个螺栓只能采购欧洲一个公司产的特定型号。这让研发团队深受刺激:我们国内做不到吗?并不是,而是我们不能做系统级别的研发和设计,对设备和材料没有选择权,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拆!不拆永远不知道整个系统是怎么集成的、关键技术又是什么。不掌握关键技术,在全球海工行业就没有话语权。”中集来福士领导层下定决心,把“蓝鲸1号”整个钻井系统拆解成几个主要的系统,对其进行消化吸收,逐步形成自己的总包能力,开始在关键系统上有了自己的发言权和话语权。 

      在“保守”的海工行业,如果未被主流客户认可过,其他客户也不敢用。而目前,中集来福士已交付半潜式钻井平台9座,占全国80%的市场份额,手持订单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5%。 

      在王建中看来,能够取得如此成绩,攻下挪威NORSOK这一全球海工行业内最高标准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全球最恶劣海况的挪威北海,有3座中集来福士交付的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钻出了一口“完美井”,成为挪威海工界里的“明星平台”。除了要抵抗风高浪急、冬天封冻时间长的恶劣海况,还要保证海上作业人员的生活舒适——比如噪声要控制在40分贝以内。“先难后易。”王建中说,此后谈其他订单时,只要说熟悉挪威标准,对方就了解了你的水准。 

      “我们用10年左右的时间,走通了深水钻井,形成了站在全球海工行业第一梯队的关键能力。”王建中说,中集来福士从一个“来图加工、来料加工”的建造商成长为高端海工装备EPC总包服务商,拥有从设计到全球供应链管理再到建造并调试交付的全生命周期管理能力。欧美国家完成这一过程用了40年。 

      在研发海工装备的路上,中集来福士还在继续前进。目前,中集来福士正牵头22家产学研用单位,承担工信部“第七代超深水钻井平台”重大专项,目标是实现全球最新一代超深水钻井平台100%自主设计,提升钻井系统、动力定位系统等核心设备的国产化率。 

      凭借着在传统海工方面积累的能力,中集来福士还紧抓经略海洋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性机遇,“以平台造平台”,用企业力量对接国家战略,带动海洋多产业发展。 

      日前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上,就有两座中集来福士自主设计建造的“海上厨房平台”。王建中介绍,这一平台由海洋牧场平台搭载上厨房装备而成。此外,海洋牧场平台还可以配备监测装备,为海岸线监测体系提供准确数据等。不仅把产品做好了,他们还要把这个产品的标准牢牢抓在自己手上。目前,中集来福士正在起草海洋牧场平台相关设计和检验标准规范。 

      同时,中集来福士还在设计建造适合国内水域的智能网箱,建造全球最大最先进的养殖工船。“我们用工业化的思维改变了传统渔业养殖模式,从近海走向深远海,更加经济、环保,助力海洋渔业经济集约化发展。”王建中说。 

      中集来福士还有更大胆的构想:把城市搬到海上去。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城市用地受到越来越大的制约。中集来福士要把海工装备中掌握的技术,应用在海上高端休闲平台的建造上。“在十级以下的风浪,如果不是特别地去感受,这个平台基本保持稳定。“高铁可以立一个硬币不倒,自升式平台在十级风左右立个硬币也是不倒的。”王建中说。 

      和技术攻关同样重要的,中集来福士发展的另一条关键主线是人才培养。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滕瑶,在2004年时开始担任技术部经理,那时他刚毕业5年。“这在其他船厂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滕瑶说,中集来福士给年轻人机会,允许大家犯错误,所有的技术都是在试错中前进的。 

      目前,中集来福士拥有一支1000人的工程师队伍,平均年龄34岁,中国一半的本土海工人才都在这里。另外,中集来福士在深圳前海成立了“海洋工程总装研发设计国家工程实验室”,在烟台设了3D仿真实验室,坚持自主研发,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数字化平台打造智能化平台,实现核心技术和装备向中国的区位转移。